【www.arisingsemi.com--考研考博】

响晴
英国的天气“四季如秋”

2003年的9月,格拉斯哥天高云淡,阳光灿烂,夏秋交替的感觉。当地人似乎对连续的响晴有些招架不住,街上赤膊者(男性)比比皆是,颇有些返璞归真的味道。女士们大多穿露背装,身材迷人的不多,雀斑倒不少。
草地上躺着很多享受阳光的人。当地人可能会担心,这个如火的夏天透支了太多的阳光,今后的预算该重新调整了吧。
即使如此,真正需要穿夏装的时候并不多,平常日子,穿着单衣、单裤、短衣、短裙的,多半是去蹦迪的。英国的夏天20度左右,连空调都省了,早晚还要添一件厚些的外衣才好。整个英国都差不多如此,那年报纸上登载着“热浪袭击伦敦”的消息,很多人出现身体不适,其中有些甚至生命垂危。
仔细一看,气温也不过33℃而已,这在夏天的北京是再平常不过的温度,到了英国竟成了洪水猛兽。
看来咱们中国人民还是很坚强的。
对我而言,夏天的英国简直是“避暑山庄”,我最怕热,这里的凉爽省去了我二三十年的大汗淋漓之苦。
英国的冬天阴冷,有些像上海,不过室内倒是常备电暖气(有些家里还有壁炉)。

当然,英国阴郁的天空常常还是让人有些透心凉的感觉,这里下雨是常态。
在格拉斯哥打伞似乎总让人进退两难:细细的飞屑弥漫开来,润泽枯草,油亮干枝,洗涤心绪,伞显然是多余了;一片乌云狂躁地涌过来,怒不可遏,十分钟内倾盆而出,此时不带伞着实不爽。格城的雨是有了名的,难怪当地人会在下雨时向你打趣地说一句:Welcome to Glasgow。
(欢迎到格拉斯哥来)言外之意,别大惊小怪的。

格拉斯哥号称“风都”,这里的风力发电在欧洲都是数一数二的,劲风堪比北京,更多了些肆无忌惮。所过之处人瑟缩,伞变形,雨狂舞,进了漩涡般身不由己,伞当然也顾不上了。我从国内带来的折叠伞很快就被吹坏了,而当地人用的多半是直拉型的伞,伞盖很大,伞柄又粗又长,这样才能对抗一阵。很多人干脆不用伞了,穿着防雨布料做的套头衫,一般情况下可以对付了。

格拉斯哥虽然风大,但风带来的一般是湿润、洁净的空气,对我而言,常年生活在空气干燥、尘土飞扬的北京,搬到英国简直是到了疗养胜地,润泽的风和雨,治好了我的咽炎和鼻炎,我的那张“老干脸”也“水灵”了不少。

“风雨兼程”的英国很像国内的云贵,“天无三日晴”,即使在一天里也经常是“东边日出西边雨”,变化无常。
对天气多变的体验还是在一节MBA课上。那天上午,碧空如洗,我欣喜地背着初冬暖暖的阳光踏进教室,坐在窗边的位子上,旁边的英国同学向我打招呼:
Hi Andrew, how are you doing? (Andrew,你好。

Hi Linda. Thanks. I am doing good. It is a beautiful day, isn’t it? (Linda,你好,我还好,今天天气真不错。)
Linda显得有几分犹豫,翻了翻眼睛,头也晃了晃,回应道:
Not too bad by now. Who knows what is going to happen next? We are in Glasgow.(到目前为止还好吧,谁知道过一会儿会怎么样,别忘了咱们可是在格拉斯哥)
All right then. Let’s wait and see. (那好,咱们等等看)我应激反应似地笑了笑,开始进入上课状态。

刚刚过了10分钟,窗户震响,我一侧头,刚才晶莹的蓝天已经阴云密布,温暖的阳光无影无踪,代之以狂风大作,推搡着玻璃窗。
教市场营销学(Marketing)的任课教师也像被这大风吹到似的,他滑稽地做了一个猝不及防的躲闪动作,并说:
Let’s calculate the possibility of snowing after speculating the market trend. (咱们预测完市场变化趋势后,一起计算一下下雪的几率有多大)

一片会意的笑声中,我和Linda四目相对,她挑了挑眉毛,我竖起了大拇指。

快下课了,我正在整理笔记,Linda拍了拍我的肩膀,向窗外努努嘴。我一扭头,天啊,大雪如期而至,视野里只剩下一条条白色的斜线,校园完全被淹没其中了。
我扭过头来,对Linda说:
You said it. (还是你说得对)
此时老师一边收拾教案,一边打趣地说:
Good timing, isn’t it? Enjoy yourselves in Glasgow. Bye guys. (来得真是时候,是不是。在格拉斯哥好好享受吧,再见了伙计们)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arisingsemi.com/xueliyanxiu/55959/